首頁>專題>2019專題>70周年>要聞
氣象服務的“軍轉民”之旅 從嚴格保密到隨時獲取 來源:中國氣象報 日期:2019年06月10日08:53

  中國氣象報記者 谷星月

  編者按:

  從每日一次天氣預報,到現在每日N次、N種渠道發布天氣預報,公眾早已習慣了便利的天氣信息獲取方式。但在60多年前,情況大不相同,氣象情報和天氣預報都屬國家秘密,公眾想知道明天的天氣怎樣,多半要靠猜。

  1956年7月1日,中央氣象臺第一次通過中央人民廣播電臺和《人民日報》《北京日報》《工人日報》《光明日報》等新聞媒體向北京市民直接提供天氣預報服務。自此,天氣預報可以公開傳播,公眾氣象服務如鳥歸林、如魚得水,有了廣闊的活動天地,氣象工作者可以采用最快捷、最容易為人民群眾接受的方式開展工作。

  背景故事

  曾經的秘密

  公眾氣象服務的發展如果要以時間劃分的話,大體可以分為兩個階段。第一階段是1949年12月到1956年6月,這一時期氣象情報、天氣預報均屬國家秘密,通過新聞媒介發布會受到保密規定的限制。而1956年7月至今,則被認為是第二階段,此時天氣預報可以公開對外發布,公眾氣象服務開始步入全面發展時期。

  1949年12月,軍委氣象局成立,專為國防服務。彼時,全國解放戰爭尚未結束,盤踞在臺灣的國民黨殘余勢力時常騷擾大陸地區。不久后,朝鮮戰爭爆發,美帝國主義派遣第七艦隊入侵我國臺灣海峽。

  內憂外患的情勢,使得與軍事行動、戰爭勝負休戚相關的氣象情報、天氣預報和氣候資料理所當然地成為國家秘密,需要加密傳送。若需對外發布,則要經過嚴格的審批和控制。因此,這時的公眾氣象服務更側重于重大災害性天氣警報服務。

  1951年6月,出于適應我國近海漁業發展和保障生產安全的目的,我國在華東沿海建起了漁業氣象站和天氣警報所,開始利用廣播、信號球方式發布臺風警報。

  次年,華東軍區氣象處報告提出,上海作為我國的重要海港,常有船舶到海上作業,一旦遭遇大風暴雨等特殊天氣,往往會遭受重大損失,因此建議遇到6級以上大風時增加兩次警報。1952年11月,上海氣象臺開始公開發布沿海大風預報和警報,上海外灘氣象站也自1953年1月1日起,每天兩次用中英文給海岸電臺拍發海洋氣象預報和懸掛大風或臺風信號。

  與此同時,上海氣象臺和華東人民廣播電臺還在1952年6月1日到10月31日聯合舉辦臺風報告節目,獲得巨大成功。每天一到節目播出時間,從政府工作人員到學校學生都聚集在廣播機前收聽節目,有的指定專人抄收,有的還將抄到的臺風消息油印成小報傳播。剛剛起步的公眾氣象服務,就似其名字一般,逐漸在公眾面前揭開了神秘的面紗,產生了顯著的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

  朝鮮戰爭結束后,國家將要開展大規模經濟建設,工農業也急需天氣信息指導生產及防范氣象災害,由此,天氣信息開始解密。

  值得一提的是,從1955年3月起,中央人民廣播電臺開始用日語和朝鮮語公開廣播經我國大陸沿海轉向日本、朝鮮(包括韓國)的臺風、寒潮及低壓產生的8級以上大風及其他嚴重災害性天氣。為此,中央氣象局(中國氣象局前身)局長涂長望還向這些國家的人民發表了廣播談話,表示中國雖然知道公開災害性天氣警報可能為駐扎在此的美國海軍空軍所利用,但為使這些國家的人民能避免或減少損失,仍選擇這樣做。

上海外灘氣象站自1953 年1月1日起,每天兩次用中英文給海岸電臺拍發海洋氣象預報和懸掛大風或臺風信號。

  時代變遷

  遍地開花

  1956年7月1日,遵照毛澤東主席“氣象部門要把天氣常常告訴老百姓”的指示,在周恩來總理同意天氣實況、天氣情況和天氣預報使用明碼后,中央氣象臺第一次通過中央人民廣播電臺和《人民日報》《北京日報》《工人日報》《光明日報》等媒體向北京市民提供天氣預報服務,受到人民群眾的熱烈歡迎,拉開了氣象信息向公眾傳播的序幕。

  餐桌上的舊報紙

  我自小在爺爺家長大,吃早飯時,爺爺總會在餐桌上鋪一張報紙,一邊吃,一邊看。我不知道報紙是什么時候送到的,只知道很早,早到吃早飯時總能見到。識字后,有一次我也學著他看報,從報頭的天氣信息到最后的廣告頁,一路囫圇吞棗地翻下去。

  “報紙不是這樣看的?!幣ψ潘?,“應該先看最上面的天氣預報,這樣才知道今天出門要不要帶傘,然后看頭條,了解國家發生了哪些大事……”

  報紙,應該是最早被用來傳播氣象信息的新聞媒介之一了。

  1956年后,各級黨報紛紛刊載氣象部門提供的氣象情報和天氣預報。改革開放后,各種小型報紙涌現,天氣預報在這些報紙中多占據一定位置,而一次重要天氣過程發生后,其對當地生產生活產生的影響往往成為各地方報紙的頭版新聞。

  但報紙的天氣預報服務因時效較差而進展緩慢,直到20世紀90年代,貼近人民生活的氣象指數在報紙登場。由于報紙的可重復閱讀優勢,這些不易被瞬間掌握的氣象指數找到了良好的傳播途徑,成為許多地區群眾熱議的話題。如晾曬指數、啤酒指數等,在傳播過程中被讀者普遍接受。

  1956年7月1日,中央氣象臺第一次通過中央人民廣播電臺和《人民日報》《北京日報》《工人日報》等媒體向北京市民提供天氣預報服務。

  全家圍坐聽廣播

  彼時,人民廣播電臺的天氣預報節目,由于覆蓋面廣、時效快,很快成為開展公眾氣象服務的主要手段。

  1956年6月11日,為進一步滿足廣大人民群眾日常生活、農業生產及其他生產建設單位的需要,中央氣象局和廣播事業局聯合下發通知,逐步在全國各地人民廣播電臺和有線廣播站建立天氣報告廣播節目,每天定時廣播。

  這一通知奠定了氣象、廣播兩個部門合作開展公眾氣象服務的基礎,為全國各地開展公眾氣象服務指明了方向,開創了利用廣播技術把天氣預報快速送到城鄉人民中間,送進千家萬戶的新局面。當時,這一畫面經常見到——一家人圍坐在一起收聽次日的天氣預報,這也成為許多家庭難忘的溫馨時刻。

  20世紀80年代以后,雖然電視天氣預報的發展在一定程度上對廣播天氣預報節目造成影響,但廣播天氣預報服務仍然受到廣大人民群眾特別是邊遠地區人民的歡迎。

  為此,國家氣象中心與中央人民廣播電臺對廣播天氣預報服務進行了改革與調整,增加了廣播次數,對播發的城市也做了調整。廣播天氣預報和電視天氣預報相互補充,揚長避短,組成了覆蓋全國的公眾氣象服務網,每天及時把天氣告知老百姓。

  一首背景音樂聽了近40年

  有一首電子琴演奏的曲目,陪伴了CCTV天氣預報近40個年頭,你可能不知道它的名字叫《漁舟唱晚》,但這首曲子一放,你肯定知道天氣預報開始了。

  每晚7時32分的《天氣預報》,成為從國家主席到廣大人民群眾都喜聞樂見的電視節目,全國約有8億人坐在電視機前觀看。在2002年電視收視率調查中,《天氣預報》節目名列收視率排行之首。

  電視廣播事業的發展為公眾氣象服務打了一劑強心針。20世紀80年代以后,在中央電視臺的支持下,國家氣象中心適時開展電視天氣預報服務。準確及時的天氣預報配上親切的解說,優美的背景畫面和悠揚的樂曲,讓人民群眾不僅獲得天氣預報信息,還能欣賞祖國的大好山河。電視天氣預報后來居上,成為公眾氣象服務的第一渠道。

  1981年,中央電視臺《新聞聯播》節目播發的天氣預報還以口播為主。1983年,中央電視臺制作了“燈光城市閃爍圖版”,在報道某一城市的天氣預報時,該城市位置上的燈光就會閃動起來。1984年1月,《天氣預報》節目利用數字特技“拉洋片”播出,增加了15個城市的預報,這時天氣預報城市總數達到27個;1986年10月,增加到30個,同時彩色衛星云圖也登上了電視屏幕。

  當直觀、漂亮、動態顯示的彩色衛星云圖和天氣演變圖在天氣預報節目播出后,影響極大。應用計算機技術制作電視天氣預報是公眾氣象服務領域的一次技術革命,它提高了電視天氣預報服務的質量和效益,開辟了持續發展的道路。

  1993年3月1日,氣象節目主持人從幕后走到臺前講解天氣,并增加了48小時形勢預報。此后,各?。ㄗ災吻?、直轄市)氣象部門紛紛成立氣象影視隊伍,氣象信息的傳播步入空前繁榮階段。

  人人都是“預報員”

  進入20世紀90年代,互聯網在中國迅速發展。由于網絡兼具了其他傳統媒體的優勢,更具備檢索便捷、發布過程簡易、交互性強、時效性極強等特點,各級氣象部門紛紛開辦了自己的氣象網站,為公眾提供短時、短期、中期、長期等不同時間尺度和大范圍、中范圍、小范圍等不同空間尺度的天氣預報產品,隨之衍生出的穿衣、洗車、紫外線強度、運動、空氣污染擴散等相關指數的預報也逐步出現在這些氣象網站上。

  此時,氣象信息的傳播也更為有效,各門戶網站紛紛直接采用氣象信息或對氣象部門提供的信息進行加工,使公眾在瀏覽網頁內容的同時也能獲知天氣信息。同時,國外一些專業氣象網站也紛紛登陸中國,不僅在服務手段和內容方面對氣象部門有更多補充,也刺激了我國氣象部門向更全面、更多元的服務手段和內容、更大的覆蓋范圍、更廣闊的服務領域,以及更貼心的服務方式前進。

  隨著移動電話的普及與原先針對個人的信息服務領域不斷拓展,氣象部門與各級政府,農業、水利、國土資源、環保、交通管理等部門,以及通信、電力等公司深化合作,通過手機短信、天氣類APP、QQ、微信、微博、電子郵箱等渠道主動向用戶發布天氣預報預警、農業氣象災害預報預警、中小河流洪水氣象風險預警、地質氣象災害風險預警、重污染天氣預報預警、道路交通氣象服務等信息。

  此外,城鎮、農村群眾還可以通過氣象服務電話、智能服務平臺、廣播、電視、氣象電子顯示屏、預警大喇叭等渠道獲知天氣信息。

  在這種背景下,國內外氣象公司瞄準機遇打開商業氣象服務的大門,為不同用戶訂制各種針對性極強的天氣預報服務產品,氣象信息帶來的經濟效益正在不斷凸顯。

  至此,公眾氣象服務遍地開花,人們選擇的空間也更為廣泛,用戶可以隨時隨地瀏覽、獲取氣象信息。多渠道涌現的海量氣象信息不斷豐富著公眾氣象服務的空間和內容,公共氣象服務正邁向全新的繁榮。(圖文資料來源:《輝煌的二十世紀新中國大紀錄 氣象卷 1949-1999》《文史參考》等)

  (來源:《中國氣象報》2019年6月10日四版 責任編輯:張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