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專題>2019專題>70周年>頭條
大陳島:臺站變遷,國家記憶 來源:中國氣象報社 日期:2019年05月14日17:35

  中國氣象報記者孫楠 通訊員陳梅

  浙江省臺州大陳島,中國大陸最后一個解放的地方。東海之濱,海風徐徐,海浪聲聲。

  60多年前,它滿目瘡痍,因墾荒青年涅槃重生。

  大陳氣象站誕生于彼時,并逐漸成為教科書中的臺風指標站,即便沒有來過的預報員,也能在天氣圖上畫出它的位置。

  60多年來,它的變遷和發展,書寫出國家記憶。

大陳島風景。孫楠攝影

  58666

  1956年,十八九歲的王寶源從北京氣象學校畢業,被分配到東海艦隊。登上大陳島時,他傻了眼。

  島上布滿國民黨撤逃前建的戰壕、地堡,到處都是地雷。而他的任務是在海拔204.9米的黃夫樵山頂建立海軍氣象站。

  為徹底粉碎國民黨反攻大陸的幻想,在此建站填補浙江中部沿海氣象資料空白,保障軍事活動迫在眉睫。

  島上除了駐軍以外,就是陸續前來的墾荒隊。

  在“建設偉大祖國的大陳島”旗幟下,墾荒青年莊嚴宣誓:“面對著祖國的海洋,背靠著祖國的山河,腳踏著海防前哨,肩負著人民的希望?!?/p>

  盡管誓言讓行動更有力量,但天不遂人愿。

  那年8月1日,墾荒隊遭遇強臺風,豬欄墻倒塌豬仔驚逃,番薯被連藤卷走,樹苗被連根拔起,農作物損失殆盡。

  條件惡劣,建站更為艱辛。王寶源與200多名駐島官兵一道,填平戰壕,揮汗大干了整整兩天,開辟出一片觀測場。在之后的一個多月內,完成了安裝儀器、測量海拔、制作圖表等工作,大陳海軍氣象站投入試運行。

  1957年4月1日,它正式成為國家基本氣象臺站。從此,中國天氣圖上多了“58666”(站號)。

  4年后,“58666”記錄下我國氣象歷史上寶貴的910百帕氣壓數據。那時,王寶源已經成為觀測組長。

  當“6126”號臺風裹挾12級大風正面襲擊大陳時,他堅守在值班崗位十多個小時,直至屋頂被臺風揭掉,水銀氣壓表被砸壞,仍竭盡全力?;て貢?,才測得臺風中心的最低氣壓。

  3萬 250斤

  1982年初,農歷大年三十,北風呼嘯。倪永湘天沒亮就叫醒了大家。

  “你來這么早呀?”大伙兒睡眼蒙眬。

  “早點把磚運去島上,快點把咱們站建好?!?/p>

  趕上中國人民解放軍大裁軍,加上我國工作重心正轉向經濟建設,氣象服務的側重點也發生改變,58666開始轉制。

  在海島上,經常山頭云霧繚繞,海面卻風和日麗,要想更好服務航運和生產生活,原站址顯然不滿足需求。倪永湘接受了建站任務。

  前一晚聽說運磚船終于能出海。老倪激動地一早就醒了。

  四五個人小跑趕往碼頭,可立馬泄了氣——三萬塊磚堆成一座“山”。

  “就靠咱幾個,要搬多久呀?”

  “不如叫碼頭上的搬運工幫忙,付工錢好了?!?/p>

  老倪猶豫了:“我們還在創業時期,各方面都要節約。相信咱們幾個人一定能搬上去?!?/p>

  說干就干,同志們甩開膀子埋頭干活,顧不上手指磨破皮、鮮血直流,以最快的速度把磚運上船。

  到下半年,氣象站有了模樣,省氣象局開始調撥儀器。

  “嚯,125公斤?!痹諑臚?,陳宏義一眼就看到了發報機包裝上的重量。

  20歲的他剛來島上,激情澎湃,心想75公斤的水都可以自己挑,發報機也可以人工運。

  他找來竹杠,和一名同事,走一路歇一路,翻過山坡,到達新站?!暗荷弦型俠禿昧??!彼?。

  觀測儀器到位,探空儀器到位,發報機到位,觀測場終于趕在海軍氣象站10月1日撤離前,順利投入業務運行。老倪成為首位站長。

  9月30日20時,轉制后的大陳島氣象站,發出第一份天氣報。

  

  上世紀八十年代,大陳氣象站的職工在大風中釋放探空氣球。圖/臺州市氣象局提供

  星星點燈和8923

  十幾個省份的年輕人陸續上了島,超過30人。業務轉起來,最先受益的是漁民。

  上世紀七八十年代,各地都有漁業指揮部。每年捕魚期,指揮部帶著浩浩蕩蕩的船隊,來大陳捕撈。臺州市氣象臺派出流動預報臺,和船隊一起,每天兩次,在船上預報。

  大陳島氣象站運轉之后,流動預報臺可以立馬看到天氣實況,預報準確率大大提高。

  過了捕魚期,島上很快迎來臺風季。

  1989年中秋之夜,“8923”號臺風以平均14級大風,在19時30分襲擊大陳。

  那正巧是探空氣球施放時間。

  外面黑風黑雨,啥也看不見。探空組的胡志來用盡全身力氣推開門,卻寸步難行。

  “地面組的都來幫忙?!彼傲艘簧ぷ?。七八個小伙子一擁而上。

  他們用球罩包住氣球,以防被樹枝刺破。短短十幾米路,他們幾度失去平衡。

  “雨下得像石子打在臉上?!幣桓魴』鎰擁納舯謊兔輝謨曛?。

  風太大了,接連放了三四個球,數據都沒有成功接收。胡志來緊張得要命,這個小島氣象站的職責,就是保證數據不缺位。

  直到20時20分,在業務規定的最終時刻,值班室終于成功收到了數據。

  若干年后,這些陳年舊事依然清晰——

  現任臺州市氣象局調研員的陳宏義,懷念他在大陳不足一年的時光——他望著停港搖曳的漁船:“大陳的海上有一座城市?!?/p>

  胡志來現任臺州市氣象局副調研員,曾在臺風中拼命的他留下兩個遺憾:“外婆去世時,(在島上)出不來;老婆生兒子時,出不來?!?/p>

  指標站

  “58666!我是椒江,快回答!”

  還是無法呼通!2004年8月12日,眼看臺風“云娜”要在臺州沿海登陸,大陳在15時21分出現58.7米/秒的瞬間大風后,突然失去聯系。

  國家現代化建設如火如荼,島上氣象觀測自動化后,只有少數觀測員留在大陳。那時,大陳的5名職工正在搶修通信設施。

  20分鐘前,15時1分,自動站風向標尾翼斷裂,觀測員立刻使用備用測風儀。15時7分,幾經加固的百葉箱頂板被刮跑,溫濕度探頭進水損壞,觀測員立即開始人工讀取。三個觀測員捆在一起,匍匐通過值班室到觀測場的那段10米的天橋。15時21分,測得58.7米/秒大風,瞬間,避雷針砸向屋頂,整座樓都在晃動,通信中斷。

  好在,經過搶修,通信恢復。正點資料全部發了出去。

  這天,在直線距離30公里外的椒江區洪家國家基準氣候站,探空組同樣面臨難題。

  1991年,大陳探空組遷到這里。一些大陳來的“老探空”留在洪家。面對“云娜”,他們的心也提到嗓子眼。

  當第一個氣球快充好時,大風將氣球甩向充氣房墻壁,砰的一聲,爆了!

  “用布包起來再充?!碧嬌兆橄肫鵒?0年前在大陳用的老辦法。但是,狂風夾著暴雨將氣球猛壓向地面,探空儀碰到了地面,數據可疑。

  在風雨中,直到第七個球,數據才終于正常。

  即便現代化手段愈加成熟,大陳和臺風的故事仍令人動容。

  正是因為這些寶貴的資料,2018年,上海臺風研究所在大陳建立臺風外場觀測科學試驗基地。

  

  臺風“卡奴”卷起大浪。圖/臺州市氣象局提供

  傳承與發展

  漁業資源逐步衰退,漁火點點成為過去。

  2012年,在外打拼的陳招德,回到了魂牽夢繞的大陳,搞起銅網養殖。盡管他找到了一種新銅合金材料,不會附著水草和生銹,但無法承受十六七級風浪。2015年,一場強臺風把銅網打散,魚全部跑光,損失幾千萬元。

  每到臺風季,陳招德格外關注天氣預報:“臺州提供的天氣預報每小時更新一次。臺風來前,我們會加固;臺風靜下來,會去補救?!?/p>

  除了養殖業,大陳島近些年開始發展旅游業,客運航線迅速增加,氣象服務也隨之拓展。

  去年8月11日,臺風“摩羯”來襲,景區開始疏散游客。傍晚,臺州市氣象服務中心電話響起。經過一天的撤離,島上還有游客近300名,夜間航行不安全,大陳航運公司焦急地詢問,能否明早再撤。

  掛斷電話,預報員通過數值模擬、海浪模式、概率統計等,研判航線風浪,給出12日上午的窗口時間。

  12日早晨5時,客輪出發;10時50分,趕在風力超過8級前,客輪載滿游客順利回港。

  “如果沒有大陳氣象站的資料,航線預報不可能如此準確?!碧ㄖ菔釁蠓裰行鬧魅衛罱桿?。

  大陳,的確意味著傳承與發展。

  盡管大部分人跟隨氣象現代化事業發展步伐,從大陳調離,但他們都覺得,大陳是“東海明珠”,它讓艱苦奮斗、自主創新的墾荒精神開枝散葉,激勵著浙江沿海氣象事業發展。

 

  史海鉤沉:解放大陳島的關鍵一役

  1955年1月17日晚,窗外的風吹出了哨聲。風力突然大增,很快達到7級。聚集在頭門島待命出擊部隊的隱蔽棚多處被風掀去。

  “明天戰斗就要打響,可不要出岔子?!笨站罌瞥ば旖芙粽牌鵠?。

  1月18日午后,一江山島渡海登陸作戰就要開始。這個大陳列島北端的小島,是必須拿下的戰略要地。張愛萍將軍向中央立了軍令狀,國防部長彭德懷報請毛主席批準。

  這個日子是根據徐杰做出的天氣預報定的。

  我軍首次陸、海、空三軍聯合作戰,對氣象條件要求很嚴。航空兵起落和轟炸掃射、登陸兵航渡、軍艦和火力船隊射擊、三軍互相識別和聯絡,都需要云量少、風浪小、能見度好的晴朗天氣。但隆冬季節的浙東沿海,一天三變“貓兒臉”,好天很難求得。

  徐杰一直執行氣象保障任務。此前,他反復研究歷年資料,專訪當地漁民、老農,邀請各方專家會商,終于預測到1月適合三軍作戰的好天氣為17日至19日。

  火線來報,前線首長也十分焦急。

  來不及多想,徐杰帶領氣象科緊急分析周邊陸上天氣實況。

  “天氣無明顯變化?!閉飧魴畔⑺坪躒盟閃艘豢諂?。他隨即聯系上海氣象臺?!巴砩銑そ諭獾囊環荽氨ǜ嬉卜⑾執蠓??!鄙蝦;馗?。如此一來,徐杰判斷,海上大風是有來頭的,應屬小股冷空氣從海上擴散南下所致,天氣大形勢仍未改變。

  重重壓力中,徐杰把“18日戰區天氣條件符合登陸要求”的結論報告給前線首長。

  1月18日,天氣晴朗,云量0到3成,云高3500米,水平能見度超10000米,風力逐漸減弱。

  戰斗如期打響,一江山島解放。在大陳島駐軍的國民黨從此撤往臺灣。(孫楠整理)

一江山島戰役天氣圖。圖/一江山島戰役紀念館

大陳海軍氣象站遺址。 孫楠攝影

記者視角:基層氣象臺站與祖國同呼吸共命運

  60多年風雨,和祖國共興盛。大陳氣象站記錄的不僅是冰冷的數據,還留存著時代的溫度。

  當國家命運在軍事斗爭中艱難前行,大陳氣象站誕生于祖國國防安全需要;當改革開放喚醒了偉大覺醒,大陳氣象站轉制服務經濟社會發展;當國家邁開了現代化步伐,大陳氣象站自我革新,用信息化代替人工。

  如今的大陳氣象站,基礎設施和交通都方便了很多,自動觀測解放出大量人力,但它在氣象業務中仍然重要,尤其臺風指標站的作用更加突顯——

  作為浙江東海之濱第一站,它的數據成為防御臺風不可或缺的第一手資料,為航線氣象服務奠定了堅實的基礎,也為島上養殖、風能、旅游等新興產業提供了科技支撐和安全保障,臺風試驗基地更是賦予了臺站更高的科技價值。

  在創新發展中,墾荒精神代代相傳。年輕同志要去大陳站經受歷練,他們鼓起勇氣頂著臺風外出觀測,無形中傳承了前輩們艱苦奮斗的精神。堅守在大陳站的人,更是耐得住寂寞,在平凡的崗位上奉獻青春。

  其實,很多基層氣象臺站,尤其是那些在沙漠腹地、高山之巔、草原深處、高原屋脊、邊陲重地的臺站,莫不過如此。它們為了祖國需要而建,為了氣象事業發展而建,守在天氣系統的必經之地,把小家融入大家,隱秘而偉大。

  也正是有了堅定的基石,氣象事業高速發展。70年寒來暑往,斗轉星移,氣象事業服務國家戰略發展,一步一個臺階。(孫楠)

  (責任編輯:蘇杰西)